美国足球亟需改进,听听乔夫-卡梅伦怎么说
“本周末高层的任命,关系到未来4年。”(译注:本文写于2018年2月10日)
0194302018-03-12 20:39     来源:虎扑足球 文/Swatow_C


我会直抒胸臆。我一向直言不讳。我说出过我的心里话,但内心并不平静。美国队遗憾错失这个夏天赴俄罗斯的机会,许多人一读到此文,就会了解我的感受和观点。骄傲自满将导致平庸,这点不用我说。


说到预选赛所发生的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自我们梦断特立尼达,我就不断思考美国足球有哪些核心的东西需要改变。


那晚引发的思考还经常充斥我的脑海。当你在板凳上无助地坐着,看着最后的时间耗完;当听到一名通讯员跟我们说,洪都拉斯和vbhjk都赢了;比赛后坐在更衣室里,看到普利西奇哭了,这孩子为国家倾其所有,他是那么渴望能首次参加世界杯,以上种种感觉都让我无法释怀。


而我乘飞机回家途中的感受,更将一辈子刻在我脑海里。当我将手机开机,我朋友和队友们的信息都蹦了出来。靠!那些字眼真正让我不是滋味:我们今夏真的去不成俄罗斯了。世界杯没我们的份儿了。


你知道,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是纯粹的侮辱和奚落。这是我整个职业生涯里最沮丧的时刻。


为什么我们在事关世界杯门票的关键一战里竟然败给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每个人都想知道原因。但在我看来,这比单一场球的输赢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在过去一年里,美国足球正倒退回以前。旋转门系统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看到老一套体制死灰复燃,它在10年前使用过,但今天再也不合时宜,不能再用。那样的体制跟不断变化的足球文化是格格不入的,它不能让一支球队人才辈出,拥有足够的板凳深度,有人也察觉到了。那样的管理显然不能让我们变强,上升到一个新台阶,进入美国足球新纪元。自克林斯曼下课,阿雷纳接手教鞭以来,我们都太安逸了。我们失去了雄心壮志和进步的动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失去了竞争的意识。


跟克林斯曼共事多年,他的理念我不敢完全fnk同,但有一事不可否认,克林斯曼和他的工作团队给这支国家队带来了十足职业化的竞争意识和野心。在克林斯曼手下,你难以保证主力位置。他会实施营养计划,将球队跟媒体、社媒接触及训练课用严格的参数规定,以及其它林林总总,他绝对是在这些方面很在行,也很奏效,但忽略这些,真正的不同之处在于克林斯曼对球员们严格要求,将他们的潜力开发到极限。他鼓励他们出国去效力顶级联赛,不懂当地语言就学,去拼命争取为数不多的上场时间。所有这些都是他的高明之处。他树立的是一种让你永远不敢放松自己的心态,于是我们在他带领下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准。


若你的年龄在18-24岁之间,被认为是美国最好和最聪明的球员之一,而你还呆在美职效力,克林斯曼认为这就是浪费。不仅是对你自己和你的职业生涯,对你的祖国也是。


瞧,我恐怕是你见过的最自豪的美国球员了,我是以最“美国”的方式从足球的各层级中脱颖而出的。


马萨诸塞州的青少年足球。


马萨诸塞的俱乐部足球。


罗德岛的俱乐部足球。


美国奥运会发展计划。


西弗吉尼亚大学。


罗德岛大学。


美国足球联赛USL的罗德岛黄貂鱼队。


美职的休斯敦迪纳摩队。


以上就是我的足球历程,我不是出自青训营的孩子。我在夏天帮我爸做建筑挣钱。我到22岁才转型职业球员,25岁远渡重洋,到英超去踢球。因此,也许我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不得志而抱怨的人,但我仍要大声疾呼:美国足球中有些权威产生毒药,导致美职球员和所谓“欧洲”球员产生分化,除非那种文化不再有,否则,美国男足国家队将持续倒退。美国足协主席选举将于周末进行,眼下国家队的帅位仍空着,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我们是时候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了,不管是球员、教练还是组织。我们必须向前看,深入寻找问题的根源。


我们最优秀的年轻球员需要到欧洲顶级联赛去锻炼,就这么说定了。它不应被看作是一件负面的事。若能将20岁的美国孩子送到德甲或英超联赛,那应该感到满满的自豪。如果他们是以美职为摇篮培育了几年就更好了。


为什么美国会视球员出国踢球为“人才的流失”,而持否定态度?当内马尔去了巴塞罗那,巴西人不这么认为的呀。阿贾克斯青训营向切尔西和拜仁输出那么多小将,荷兰人也不觉得是人才的损失。为什么我们的观念却跟他们截然相反?美国足球倒是应该图文并茂地宣传那些在世界舞台上产生过极大影响的球员,不管是退役的还是现役的,例如:


效力过富勒姆和热刺的克林特-邓普西,产自美国


效力过曼联和埃弗顿的蒂姆-霍华德:产自美国


多特蒙德的克里斯蒂安-普利西奇:产自美国


谁会打心眼里认为,如果普利西奇留在宾夕法尼亚的赫尔希,能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无疑,他必须出去。他现在能在德国踢球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对他也是最好的。我们需要再多50个普利西奇,效力于德甲、意甲和荷甲,即使其中有人会过得很艰难。如果他们在那里遇到挑战,那我们就更要送多一些人去顶级联赛了。


科林-阿科斯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的才华和工作作风都具备出国踢球的条件,在未来一两年里,他得出去。达拉斯FC和美职不应感到不舍。他们应该给他举行一场送行派对,并说“去那儿代表得克萨斯吧,老弟。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还得开始留意在各级梯队中能否发掘出下一个阿科斯塔。


这一套在世界其它地方屡试不爽。克林斯曼深明其道。但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只要你说出这样的观点,美国足球机构中的某些声音就会认为你是在诟病他们的系统。事实恰恰相反。这是对系统的认可,因为我在美职踢过球,我自豪。我就是从休斯敦迪纳摩腾飞,抵达生涯巅峰的。他们将我带到了英超。


感谢上苍,我有一位善解人意的主帅。不然,我将走上另一条道路。我从不会忘记金尼尔教练在执教迪纳摩期间帮我的一切。


2009年,我代表美职明星队同埃弗顿比赛,受到对方主帅大卫-莫耶斯的赏识。我看到英超引进我的兴趣。但休斯敦迪纳摩想要同我续约,我于是对金尼尔说:“听好了,我的梦想是漂洋过海去踢球。我先跟您打个招呼,如果有人对我表示出兴趣,请您尽一切可能帮我。”


金尼尔说:“给我两年时间,一旦机会出现,我向你保证,我将尽我所能,助你成行。”


两年后,我搭上了前往英伦的飞机,加盟了斯托克城。金尼尔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帮助我实现梦想。他让一个帮着父亲盖房长大的平民小孩去到英格兰,每个周末都能盯防阿圭罗、德罗巴和阿扎尔等大牌。是他帮我去了那里。美职帮我圆梦。


到某个时刻,你也是该走了。


看吧,美职其实有大量出色的球员。意义不仅仅是到大西洋彼岸能提升实力,而是关于整体理念的问题。在欧洲顶级联赛,优胜劣汰是很无情的,你得在训练营里跟队友竞争,你得用表现打动你的新主帅,等等。


每一天都是在竞争中度过。


每个周末你都得为自己的位置而努力争取,这很折磨人的,从身心上都是如此。你若不置身其中就很难理解。在斯托克城,有时我们需要人手,就会让一些青训营学员前来加入训练。我们经常在开头5分钟——毫不夸张,就是在最初5分钟内——就能说出这个小孩是否能成为职业球员。这是一种特定的直觉。看他们的眼神。看他们在奋力逼抢时的态度。你几乎可以立即做出判断。


它与运动能力或体格无关,而是态度,这样的态度如果美国的球探和教练看了都会痴迷。我记得我首次在斯托克城和博扬一起训练,他登记的身高是5尺7寸,但他看起来似乎只有4尺10寸,那家伙绝对是个灵巧的动物。身材矮小的他依然从巴萨各级系统里成长起为球星。我记得曾暗自想过,如果他是在美国踢球,那会如何?


我永远不会忘记,有个俱乐部教练在我14岁时告诉我,因为我个子太矮,我永远不会成为职业球员。


(我后来长高到6尺4寸。)


然而正是这样的理念,毒害了美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你的成功跟你每天努力证明自己无关,而是关于你在过去一年碰到了什么,你认识了谁,你的体格,你的名声,你在那些花里胡哨的青少年俱乐部中,加入的是哪一家。


如果你想一眼看出美国足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只需要周末去到优美的近郊,你会看到那些花哨的俱乐部的教练在场边趾高气扬地来回踱步。有些人真把自己当瓜迪奥拉了。我意思是,太傲慢了。这真让人难以置信。


拜托,你可不光是为了自己,先生。你是孩子们的教练。你得为孩子们好。


这样的教练最多把他们的球队带到欧洲的巴萨青训营拉练一周,由于他们过于自负或执拗,懒得向巴萨教练们取经。这样的做法是克林斯曼想要摒弃的。他就想从头打造出一些东西,试图取缔银匙文化,在各层级的足球中引入真正的竞争文化,但他因此招人嫌。


当阿雷纳来到后,每个人似乎都放松了神经。


我不是想在这里批斗任何人,但如果事情可以变得更好,我就得说实话。我32岁了,这是我参加世界杯的最后机会,就这么失去了,就因高层那套陈腐的哲学。


我们前往特立尼达,以为取胜不费吹灰之力。在比赛前一天,整个场地都是积水。无疑,这场比赛将会复杂得多。我们将迎来的不是足球赛,而是一场磨难。但整个教练团队——说出来笑死人了——太不当回事了,回想起来,真是荒唐。


这不是很简单吗: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满是运动健儿,而我们是打客场,还是在一块糟糕的菜地上,而我们只需要1分就可确保晋级世界杯正赛。


我们用的什么阵型?


4-1-3-2。


只有一名防守型中场。


我们只需要1分,却在一块糟透了的场地上只用一名防守型中场,而对手企图通过球的弹速变慢和我们的失误来寻找机会。


我重提旧事不是为了嘲讽谁,不想朝谁的伤口上撒盐。我只是觉得阿雷纳该为采取这样的阵型负责,他在赛后解释说:“我们之所以只留一人,是因为我们不能从后场将球运出来。”


这是我们所有人职业生涯里最郁闷的这一天,他让两名中卫背锅,说是因为他们“不能将球从后场运走”


你竟然把罪责归为自己的球员?我们什么时候打过4-1-3-2?还是在我们只需守住1分的时候。就是这么该死的一分,拿到就能去参加世界杯了。


我无法为所有队友发声,但我可以向你发誓,我们所有人都要承担责任。瞧,我自己也很内疚,不是因为那一场比赛,在同哥斯达黎加一战,我踢得不好。我想对于这次灾难性的出局,我也脱不了干系,要负一定责任。但除非美国足坛的旋转门文化从最高层开始改变,否则事情不会有改观。我们将无法重现2014年世界杯的神奇,当时邓普西在同加纳的第一分钟就进球了。我们都记得,当球触网底的时候大伙儿的感受。想到今夏,没有我们的份,让我很痛心。


看,这次预选赛阶段发生的事情足以让我们警醒。我们不是西班牙队,我们也不是德国队。现在,我们甚至不如哥斯达黎加。但我们是美国,我们队内有一人正开创性地在德国多特蒙德效力。他是我们系统的产品。我们要让那小子能参加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我们还需要有一大批跟他同等水平的人届时能跟他同去。


富有野心和竞争力,冷酷而无畏。不要害怕离开家人,在异国他乡凄凉的公寓楼里孤独地呆着。不要害怕应对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的挑战,不要害怕被他们鞭策着前进。


那些可能在未来叱咤世界杯的球星,现在的年龄也不过十六七岁,他们都在美国踢球。我们需要先在我们的系统里培养,当他们触及天花板,就鼓励他们坐飞机出去迎接另一番挑战。我们需要一个明智的足协主席和球队主帅,能够秉持这样的理念。


本周末高层的任命,关系到未来4年。(译注:本文写于2018年2月10日)


本文转载自虎扑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乔夫-卡梅伦:美国足球亟需改进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