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安踏、贵人鸟等昔日国货鞋服大佬们正在勇闯风投圈
在鞋服市场上,以李宁安踏为代表的国产品牌受到了大众的强烈的关注,甚至在与国外品牌的较量中也有占据上风的时候。
044372022-04-03 14:00     来源:IT桔子 文/李新新


「国潮」文化在中国消费市场不断升温,从汉服、到化妆品再到国风美食,新生代的消费热情给国产品牌增添了很大的信心。尤其是在鞋服市场上,以李宁安踏为代表的国产品牌受到了大众的强烈的关注,甚至在与国外品牌的较量中也有占据上风的时候。在此情况下,国产鞋服品牌背后的投融资、上市等情况发展如何,值得探究。


接下来,IT 桔子为大家带来以李宁、安踏、百丽等为代表的中国知名鞋服类公司的投融资、上市情况分析。


自身融资:风投来得晚,仅高瓴、红杉等头部赶上


改革开放后,中国承接了国际制鞋业的转移,一跃成为全球最大鞋业生产中心和销售中心,在此过程中各种制鞋企业品牌诞生,并在多元化的发展下朝鞋服类等综合方向迈进。


这些 90 年代创办的鞋服品牌,在初期都遵循着一般企业自给自足、扩大再生产的发展模式。进入到 2000 年之后,一些国际风投进入中国,中国鞋服品牌开始与资本有了接触。


根据公开信息与 IT 桔子收录的数据,中国知名鞋服类品牌除李宁、安踏外,特步、匹克、百丽、星期六鞋业等企业也曾获得过融资。他们中的多数,首次融资就是进入 IPO 阶段,直接上市融资。由 VC/PE 参与的融资仅发生在了李宁、特步、匹克身上。


从投资方来看,李宁在成立 13 年之后、上市之前一年获得了鼎晖投资、GIC 的 A 轮 1850 万美元投资;特步在成立 20 年之后,获得凯雷亚洲基金投资,次年特步国际在港交所上市;匹克在上市前获得红杉中国、优势资本、联想与建银国际的投资。


在完成早期的资本积累和市场发展后,中国鞋服类品牌纷纷开始谋求上市。


在众多品牌中,于 1995 年上市的达芙妮成为早期上市的鞋服企业。巅峰时达芙妮门店数量有 6881 家,不过遗憾的是到 2020 年达芙妮宣布彻底退出实体零售业。市值也从最高时的 170 亿港元,跌落至 2.39 亿港元,直接蒸发 98%。


除达芙妮外,于 2011 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千百度如今市值也暴跌。千百度在 2015 年市场份额前常年位列第二,仅次于「鞋王」百丽。但之后千百度业绩出现断崖式下跌,2017 年千百度曾寻求私有化退市,2018 年又因预收购公司 HoF 破产消息传来,造成股价一个月内断崖式下滑,跌成仙股。截止到 2022 年 3 月 22 日千百度市值仅为 5.4 亿港元。


李宁于 2004 年上市,如今市值达 1770 亿港元。不过李宁也曾出现过市值危机,2012 年李宁的市值一度只有 40 亿港元,跌幅超过八成。CEO 几经换人却未见明显起色,后来创始人李宁复出,果断关闭亏损店铺,改造低效店铺。改革后的李宁还登上纽约时装周,并在「国潮」「国货」文化的盛行下,营收和市值暴涨,如今的李宁又重新成为市场上的头部玩家。


风头正盛的李宁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安踏。于 2007 年上市的安踏,不管是成立时间还是上市时间都要晚于李宁,即便如此安踏以近 3000 亿港元的市值打败李宁成为行业头牌。安踏的成功有一部分要归结为 FILA,自 2009 年收购该品牌以来,FILA 渐渐成为安踏手中最能打的牌:2015 年到 2021 年,FILA 营收从 17.5 亿元增长至 218.22 亿元,已经撑起安踏的「半壁江山」。不管是安踏自身,还是其他对手都在收购上发力,欲打造下一个「FILA」。


在这些曾上市的企业中,匹克、百丽和鸿星尔克也曾风光上市,但之后因各种原因退市。匹克 2009 年上市,上市 7 年后因公司股价表现不及预期,且持续受到业绩疲软困扰最终于 2016 年退市,如今的匹克正在寻求冲刺 A 股 IPO。


鸿星尔克于 2005 年在新加坡成功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在国外上市的运动品牌,但由于财报数据问题以及亏损问题在 2011 年停牌、2020 年退市。百丽 2007 年港交所上市,不过之后营收下降且市场占有率也逐年下降,面对资本市场和经营上的压力,百丽完成私有化于 2017 年退市。百丽退市后,高瓴接盘,在张磊的带领下百丽重回市场王座,近日百丽宣布再次启动赴港 IPO,重新「杀」回资本市场。


收购情况:砸重金、狂收购,都想打造下一个「FILA」


能成长为行业内的头部企业,并不是只依靠单一品牌发展。除了根据业务发展自创品牌外,百丽、安踏、特步等企业通过投资或并购其他国内外品牌,企图占领细分领域的市场。


根据公开信息资料,百丽投资、收购的品牌至少已有 12 个,包括 Beaster、73hours、Senda、SKAP、Millie's 等在内。百丽在 2007 年收购频繁,一举吞下拥有上百家零售终端的品牌妙丽(Millie's)、上海百思图鞋业,并且花费约 16 亿元收购 Senda(森达)全资控股的 5 家公司,在当时的中国鞋业并购史上已是之最。这时期百丽上市收获了大量融资,正在进行业务扩张。


安踏自 2009 年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 FILA 大中华区业务并在尝到收购后的「甜头」后,开始了对其他品牌的收购,如今旗下拥有 Sprandi、DESCENTE、KROHNE、Amer Sports、始祖鸟等品牌。其中,2018 年安踏以 46 亿欧元收购了芬兰体育巨头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打算复制 FILA 在中国的成功。现在安踏已将亚玛芬旗下品牌始祖鸟在中国开出上百家店。


特步近年来也在发力投资收购。2019 年 8 月,特步斥资 2.6 亿美元收购韩国衣恋集团旗下「K-Swiss」(盖世威)、「Palladium」及「Supra」等三大运动品牌,而盖世威对标的正是被安踏收购的 FILA。2021 年李宁旗下非凡中国 4.6 亿收购英国百年鞋履品牌 Clarks,李宁此举被外界分析是补齐高端品牌市场的空间,利用多品牌矩阵与竞争对手抢位博弈。


发展主业,也不忘投资一些「副业」


鞋服类品牌除发展公司核心主业务,投资上下游及同行业品牌外,不少企业也开始通过投资悄悄干起了「副业」。


李宁入局电竞,贵人鸟广交「学费」


2019 年 1 月,李宁控股的港股上市公司非凡中国收购电竞战队 Snake。据悉其董事长李宁本人也很积极关注电竞产业——2018 年李宁参加时尚周,2019 年加入电竞圈,对于李宁来说拥抱年轻群体,打开其背后市场至关重要。


另一家公司贵人鸟在 2015 年出资 2000 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还参与了虎扑的 D 轮融资,并且与虎扑联合建立了体育基金动域资本,布局新体育产业。贵人鸟方面希望通过整合优秀体育产业标的,联接线上线下 O2O,实现多种体育产业协调发展。不过 2018 年贵人鸟在陷入缺钱危机及股价暴跌后,宣布出售所持有虎扑 13.66% 的股权。不仅如此,贵人鸟 2016 年 7 月宣布 1 亿元增资移动游戏运营开发公司星友科技,持有 45% 的股权,然而时间仅过去不到半年,贵人鸟就急于将星河科技的股权出让。此外贵人鸟还在 2016 年 4 月与其他公司成立享安保险,进军运动保险事业,遗憾的是贵人鸟在交了 6500 万元的「学费」后,短短 8 个月后于同年 12 月便注销了该公司。贵人鸟大肆投资布局主营业务,或许是想实现全面发展,缓解主业困境,但不幸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投资不仅造成贵人鸟现金流吃紧,而且在与同行的竞争中也逐渐处于劣势。


2018-2020 年期间,贵人鸟连续三年亏损,累计亏损超 20 亿元,随后贵人鸟股票代码变成了「*ST 贵人」,在退市悬崖边上徘徊。2020-2021 年期间,公司创始人林天福也曾 5 次收到限制消费令。2022 年 3 月 25 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贵人鸟集团发出了关于控股股东所持部分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


百丽的「身」,高瓴的「脑」


2021 年百丽通过旗下百丽集团消费基金接连投资了新锐国货面膜品牌 C 咖、宠物护理品牌小壳 Cature、连锁咖啡品牌 NOWWA 挪瓦咖啡和零代码数据协作平台伙伴云。多次出手投资公司非主营业务,2021 年的百丽似乎有些「反常」。但事实上,成立于 2016 年的「百丽集团消费基金」专注于消费领域投资,不过在成立后的第二年百丽国际 2017 年 7 月宣布完成私有化从港交所退市。拥有百丽国际 56.81% 股份的高瓴投资成为公司新任控股股东,高瓴创始人张磊亲任公司董事长。


张磊接管之后便对百丽进行了自上而下、由内到外的转型升级,在完成百丽重回时尚鞋履市场「老大」宝座之后,高瓴又将目光转到了百丽集团消费基金上,于 2021 年开始了对消费等领域的投资,预计未来百丽还将对其他领域进行投资。


星期六:主业失利,副业「转正」


公开信息显示,作为 A 股首家上市的女鞋企业星期六鞋业,2014 年出资 900 万投资女性游戏的开发、运营商亿动非凡;2016 年斥资 3.6 亿元收购 OnlyLady 女人志和 Kimiss 闺蜜网背后的两家媒体公司;2018 年斥资 17.71 亿元收购 MCN 机构遥望网络 88.67% 股权。星期六鞋业频繁斥巨资投资收购非主营业务,归根结底在于自身女鞋业务长期低迷,亏损不断扩大。数据显示星期六鞋业 2017 年亏损额高达 3.52 亿元,仅这一年的亏损便吞噬掉过去 8 年的盈利。


事实上,自 2009 年上市之后,星期六公司业绩持续下滑、存货高企、应收账款激增。不仅如此,2013 年星期六转型向电商业务发展,不过电商业绩并不稳定,在经历过 2014-2015 年间短暂的业绩上升后,2016-2017 年便出现了净利润持续走低。线上发展受挫,线下发展同样受打击,2015 年开始星期六陷入关店大潮,据统计到 2020 年该公司的门店数量就已经缩减到 988 家。要知道在 2013 年时,星期六的门店数量达到 2363 家,7 年间星期六关闭的门店数量达 1375 家店。


主营业务低迷,星期六便把心思开始放在了投资业务上,甚至正在把投资「副业」变成主业。数据显示,2018 年星期六参股设立佛山市中麒商贸有限公司,整合单一品牌经销商渠道;2019 年又出售全资子公司佛山星期六科技公司,剥离鞋履生产职能。不仅如此星期六鞋业还通过旗下控股的北京奥利凡星管理咨询中心投资宠物知识、交流平台爱宠网络,文化传媒公司尬演七段文化、创业服务公司米贝独角兽、明星短视频自媒体鲜橙派等一众公司。而且从 2020 年年报来看,星期六互联网广告营收业务收入为 14.86 亿元,占比达 69.10%,已远远超过原主营业务「服装鞋类板块」。星期六鞋业企图通过投资,完成由重资产转向轻资产的运营,但遗憾的是,投资也没能挽救星期六的颓势。2022 年 1 月星期六鞋业发布公告声称 2021 年预亏 4.3 亿元-6.45 亿元,并且公司拟转让星期六鞋业 100% 股权。


最后


中国鞋服类品牌的发展史也是传统企业发展的进步史。众多企业从一家小工厂做起,到后来成长为市场的代表企业,引领市场发展。这其中有人于巅峰时跌落,有人成行业黑马逆袭成巨头,在风云变幻的市场竞争中留下了一个个鲜明的足迹。我们衷心希望仍在前行奋斗的中国鞋服类民族企业,吸收教训,不断成长,成为众多行业中闪亮的存在。


本文转载自IT桔子,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李宁、安踏、贵人鸟——昔日国货鞋服大佬们正在勇闯风投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