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纪检强推体制改革 中国体育如何自我救赎
一个城市,是仅有几所专业体校好,还是有成百上千个体育俱乐部更好?我想绝大多数人的答案都会一样,实际上所谓欧美发达国家,体育强国,他们的做法我们完全可以学习和借鉴。
0316572015-01-28 11:10     来源:新浪体育


“一个城市,是仅有几所专业体校好,还是有成百上千个体育俱乐部更好?我想绝大多数人的答案都会一样,实际上所谓欧美发达国家,体育强国,他们的做法我们完全可以学习和借鉴。”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卢元镇说,“昨天国家体育总局向社会发布关于整改的情况通报,我仔细看了一遍,如果总局系统能够兑现他们的整改措施,我认为喊了多少年但是一直光打雷不下雨的中国体育体育体制改革,别管是被动还是主动,别管进程是快还是慢,总之是终于要拉开序幕了。”


北京时间1月26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网站和国家体育总局官方网站先后公布了《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通报》提出了对赛事管理审批、运动员选拔等方面的整改思路与措施,同时提出今后全运会等全国综合性运动会不公布金牌、奖牌榜,并将以严厉措施杜绝运动员选拔“寻租”等违纪行为。


2014年7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进驻国家体育总局开展专项巡视工作,2014年11月,巡视组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在巡视期间,一向以“奥运战略”作为国家体育运动方向指引的国家体育总局,其行为上的诸多弊端一一展现,除“群众反映强烈的围绕赛事以权谋私问题”,尚有“赛事收费不规范”、“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选拔选派工作不公开透明”、“各中心及企业财务管理不规范”、“假赛黑哨、操纵比赛行为存在”、“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等在中国体育界为害多年的“体制难题”,被巡视组摆上桌面。新浪体育连线业内专家、学者,请他们解读《通报》可能给中国体育带来的变化。


纪检震撼力大于体制改革概念


巡视组的到来让总局系统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去年11月,前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水球花样游泳部部长、花样游泳国际级裁判、第十二届全运会花样游泳仲裁委员会主任俞丽被警方带走调查,国家体育总局内部人士认定与“在十二运上操纵比赛”有关。当时代表四川队出战花游双人项目的蒋文文和蒋婷婷姐妹认为裁判故意压分,将金牌“送给”东道主选手。这对著名的中国花游姐妹泪洒赛场,并在决赛第二天宣布退役,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控诉“遭遇运动生涯中最黑暗一天”,代表仲裁委员会发言的俞丽则认为“裁判公正”。


将运动员逼至退役的不公之举,或许在二年后才能真相大白,但中国体育界在裁判、运动员、教练员选拔方面的黑箱操作,却由来已久并且长期存在。国家体育总局机关的某工作人员称:“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身边的领导和同事出问题,这次肯定是动真格的了。”对于巡视组移交的反应第12届全运会期间,为了争夺金牌个别官员和裁判受贿的有关问题线索,总局党组积极支持驻总局纪检组监察局组织力量依规依法进行立案调查,并要求对案件背后的行风行纪问题进行深入调查。这位工作人员认为纪检的震撼力甚至远远超过有更多不确定性的“体制改革概念”。


都凭本事上 谁也别整歪门邪道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地方队教练说,“我们其实都盼着改革快点儿来,以前体育系统相对比较封闭,运动员也比较听话,一般不会跟教练顶着干,所以内幕非常多,自己人不往外说的话,媒体都是猜测。我看总局的反馈说各个环节都要公开透明,其实运动员和教练员最希望这样了:大家都凭本事上,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谁也别走歪门邪道。”


“要细化完善、严格执行各项规章制度,特别是在整改落实中新制定的《国家队运动员、教练员选拔与监督工作管理规定》、《全国体育竞赛裁判员选派与监督工作管理办法》等,用制度管人、管事,加大对扭曲体育精神、违反体育道德行为的预防和处罚力度。在制度面前人人平等,不因名气大小、成绩好坏而区别对待。”国家体育总局希望通过各项整改措施能够扭转“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公开不透明”的现状,但形成已久的现象却很难因此灭绝--体育界长期以来对于体制改革的敷衍和抵触,绝非一纸公文所能改变。


改革不是发试卷而是市场需求


“我觉得其实没必要赶‘巡视组’这个热闹,很多事情原本不需要等到巡视组查出来问题以后,有关部门再急匆匆制订相关政策来弥补漏洞,比如我们说深化体育体制改革,这本来就是体育界该干的事儿,只不过谁也不想真正去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只有‘巡视组’发话整改才奏效”,已经退休的前国家体育总局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告诉记者,“比如裁判问题,全国综合性运动会、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重要赛事、全国性体育俱乐部联赛的裁判员选派,现在要有《管理办法》来限制了,但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不能说巡视组不提这事裁判就没问题了。”


在李元伟看来,深化体育体制改革不该成为“中国体育人与巡视组所指问题的一对一解决方案”,他说:“我们的职业联赛没有做到完全职业,实际上是处于过渡阶段的半职业联赛,因为联赛还是由行政主管而非市场主管,所以如果没有能够代表大多数俱乐部意见的联盟社团出现,那么裁判问题很难解决。”


就在《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向社会公布的前一天晚上,CBA联赛天津主场迎战北京一战,裁判员终场前的判罚再次引发巨大争议,而当值主裁曾获“CBA金哨”之称,可见裁判业务能力对于联赛发展的巨大伤害。


“越来越职业化的联赛为什么不能自己培养职业裁判呢?体育体制改革,就是要改不合时宜的体制,这种改变不是为了改中纪委发下来的试卷,而是市场的需要,是职业体育的需要,是整个国家的需要。”卢元镇说,“我们三大球的联赛都有十几、二十家俱乐部,每家投资几千万就是几个亿的规模,足球联赛更是一家俱乐部就要投入几个亿,这么大的规模,养不起职业裁判么?为什么还要让这些业余裁判去负责?他们付得起这个责任么?一场关键比赛可能涉及到几百万元奖金,所以裁判职业化是大势所趋。”


《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当中,并未提及“培养职业化裁判”这一话题,多位业内专家对此表示“困惑”--善意的理解是“改革需要时间”,国家体育总局必须先要解决巡视组所提出的主要矛盾,然后才能顾及其余。“按照计划,国家体育总局应该在2015年完成整改,有人说一年时间中国体育完不成多少改革措施,但事在人为,想改就能改,至少政策方面可以有非常大的改”,卢元镇说,“整个国家的改革都在提速,体育的改革没有任何道理不走在改革的前列。”


原标题:解读:纪检强推体制改革 中国体育如何自我救赎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